中共四川大学委员会主办  四川大学报编辑部出版  国内统一刊号:CN51-0801/G  总编:徐海鑫

生死

来源: 网上投稿 2018年09月14日 作者:李盛

无论波澜壮阔,还是细水长流,世间之事,不外乎“生死”二字。尽管人们活着的人有一生时间去死,但活着的人对死亡的态度却始终复杂而微妙。有的人尚有大好年华,却匆匆一心赴死;有的人看着命悬一线,但偏偏笑到最后。

古往今来,圣贤明哲,他们除了留下彪炳史册的文治武功外,最想做的,便是参透“生死”。

但死却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,从不让人将它看透。你以为你要将它看透了,但实际却不着边际;你觉得面前一片混沌渺茫无路,但却忽然拨云见雾豁然开朗。

活着的人还没过完自己的一生,就想弄明白死;死去的人终于知道死这件事,却无法告诉活着的人。于是他们只能互相琢磨、互相猜测,看着对方会如何活,想着对方死后会怎样。

但活着的人终究无法如了解脚下的这片土地般了解死,所以他们便选择敬畏——世间之事大抵如此:如果能够掌控,就会不屑一顾;如果不能征服,就会选择膜拜。人们可能无法对死了如指掌,但他们可以增加死的神秘和伟大。

但奇怪的是,活着的人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如此。倘若他们知道一个人从活着变成死去,他们会觉得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分外可怕——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,而那个世界我并不了解。直到死去的人彻底消失,活着的人才相信那个死去的人,可以庇佑自己、保全自己,于是他们开始敬他,再而拜他——所以你看,活着的人从来不会吃亏,他们会把一切都算得明白:只有你对我有利,我才会拜你。

所以,死这件事在人们这里就有了别样的意义:一个人即使在生前一文不值,但他若一旦死去,便可以获得不可言说的强大力量。多数时候,人们并不关心死去的人是否能吃饱穿暖,是否已再无烦恼,但他们却无比坚定的相信,一个死去的人,只要你诚心祈祷,只要你时常惦念,他们便能让活着的人梦想成真、飞黄腾达。

死去的人也不禁惊讶,原来自己竟有如此神通。虽然究竟能否让活着的人活得更好他们自己也不甚了然,但这仍旧丝毫不会影响人们的虔诚与执着——活着的人相信,他们自己无法办到的事,死去的人能帮他们办到。很多时候,活着的人会把做事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与另一个世界的人的对话上,好像这样就能添几成胜算、加几分信心。

可死去的人却并不快乐。

他们原以为死后终可得一方清净,却不想被活人硬塞来许多愿望。那些尘世里的哀怨,他们还是要听;那些经历过的苦楚,他们还是要尝。

于是,死亡虽然使人们阴阳两隔,但也使人们的距离无比亲近:人们不会对活着的人倾吐心事,但却一定会对死去的人敞开心扉。活着的人彼此之间也许很难成为朋友,但跟死去的人却能轻易成为知己。

什么是死亡呢?死亡就是他们都在动,只有你不能动。他们在你身边来来往往,却没有一个人来叫醒你。你不会造谣生事,你不会泄露机密,他们说什么,你就听什么。所以,他们就愿意说给你听。

所以你看,人在活着的时候,总想听些闲话、得些秘密,但他们不知道,有些话,只有在死后才能听到;有些事,只有在死后才能知晓——生前你套他的话,猜他的心,他都对你守口如瓶,死后你不再关心活着的事了,他却主动将一切都告诉你。你会发现,你对他知道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,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陌生,好像他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,好像你从未与他相遇过。

活着的人再无法了解死去的人,但死去的人却可以将活着的人重新再认识一遍。

从生到死,死而又生,人们总以为在这世上只有自己活得最明白,但好像又从来没活明白过。

  • 附件【生死.doc】已下载


上一条:华西医院见习有感 下一条:蜀学研究杂记

关闭